亲爱的用户,您好!欢迎您的光临,请记好我们的域名http://www.sfe.net.cn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热门关注
随机推荐
当前位置:南方饲料 >> 经济参考消息 >> 浏览文章
当前我国饲料安全存在的主要隐患与防范措施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山东省沂水县职教中心 李长强 日期:2010年02月23日 访问次数:

 

    近年来,畜产品安全事件频频发生。日本的大肠杆菌0157流行事件,涉及44个地区,病人逾万;英国的疯牛病事件,引起整个欧洲乃至世界的恐慌;二恶英事件使数十个国家禁止从比利时、荷兰、德国、法国进口鸡、猪、牛肉和蛋、奶等制品。我国的畜产品安全问题也不容忽视,红心鸭蛋事件、孔雀石绿、多宝鱼、瘦肉精事件、三聚氰胺事件等等,都令国人“谈动物色变”,畜产品安全现状不容乐观。

饲料是动物的食物,畜产品质量与饲料安全息息相关。三聚氰胺事件造成了畜产品消费量急剧下降,不仅直接影响了消费者的利益,而且在国际上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追溯发生在畜产品中问题的根源,即在饲料行业中仍存在着监管不严、无证经营、滥用违禁药物及唯利是图等多种原因。认真查找当前饲料中存在的潜在威胁,是我们的当务之急。

一、当前我国饲料安全中存在的主要隐患

1、违禁添加莱克多巴胺。

提到瘦肉精(盐酸克仑特罗),人们便知晓其危害,人食用会出现头晕、恶心、手脚颤抖、心跳,甚至心脏骤停致昏迷死亡,特别对心律失常、高血压、青光眼、糖尿病和甲状腺机能亢进等患者有极大危害。因此全球禁用做饲料添加剂。但“盐酸莱克多巴胺”被用来作为瘦肉精的替代品,目前却没有引起人们的高度重视。

莱克多巴胺是苯乙醇胺类B2-肾上腺素兴奋剂,能促进动物体蛋白质沉积、抑制脂肪沉积、具有营养“再分配效应”。因此,有人用来作为饲料添加剂,提高猪酮体的瘦肉率。但是,动物在饲用含莱克多巴胺的饲料后,会造成肌肉及组织中不同程度的残留。人吃了残留有莱克多巴胺的组织后,通常表现为面色潮红、头痛、头晕、胸闷、心悸、四肢麻木等不良反应,对患有高血压、青光眼、糖尿病、前列腺肥大等疾病的患者危害更大,严重的可能危及生命。

虽然莱克多巴胺是禁用药物,但是其残留物毒性比“瘦肉精”小;在动物组织和尿液中的检测方法不成熟,所以莱克多巴胺作为一种营养重分配剂的使用,不易察觉,其隐蔽性强。

为保障人民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保障畜牧业的健康持续发展,我国已经明确将其列入《禁止在饲料和动物饮用水中使用的药物品种目录》(农业部公告第l76)。然而,一些不法经营商和养殖户受非法利益驱使,将莱克多巴胺作为“瘦肉精”的替代品,在饲料或饲养过程中违法使用的现象已经出现,并有蔓延之势。

    2、违禁添加碘化酪蛋白。

碘化酪蛋白是甲状腺素的前躯物质,具有类似甲状腺素的生理作用,故称为类甲状腺素。

碘化酪蛋白进入动物机体后具有以下几方面的作用:参与机体内的物质代谢,如加强脂肪、糖和蛋白质的代谢;增强毛细血管的渗透性,使肾的排泄功能加强;促进幼畜的生长发育。它可作用于畜禽细胞呼吸色素氧化酶系统,从而激发全身各细胞的氧气使用能力,引起耗氧量及产热量的增加,促进机体发育。对甲状腺素最敏感的附属生殖腺体是乳腺,甲状腺素是强有力的维持泌乳的物质。

目前,违禁使用比较广泛的是在奶牛的饲料中,应用碘化酪蛋白作为催奶剂,来促进母畜泌乳的功能。养殖户使用了含有碘化酪蛋白的饲料,奶量在一段时间内有所增长,但时间长了,牛体重明显消瘦,体质变差,严重地损害了牛正常的生理机能,直接损害了养殖户的利益。

农业部、卫生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告的《禁止在饲料和动物饮用水中使用的药物品种目录》中,碘化酪蛋白属于蛋白同化激素,是严禁添加到饲料中的。

3、滥用抗生素。

农畜养殖业滥用抗生素20世纪中叶,抗生素等的发现以及化学抗菌物质合成的成功,首先在人类中投入使用,随后被广泛用作饲料添加剂,在动物保健和畜牧生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作为预防性用药,其作用主要是削弱胃肠内有害微生物,抑制、杀死致病菌,增强抗病能力,以防禽畜病瘟;使动物肠壁变薄,有利于养分的渗透和吸收,提高饲料利用率;增进食欲,同时刺激动物脑下垂体分泌激素,促进机体生长发育,从而加快增重速率。由于抗生素、激素等添加剂的种种“好处”,使之成为许多畜牧业者不可或缺的“至宝”,一些养殖户为追求经济效益最大化,程度不同地在饲料中添喂人用抗生素。相关资料显示,只要是人类饲养的,绝大部分动物都可能被喂养抗生素,不仅包括猪牛羊等畜类、鸡鸭鹅等禽类,还包括鱼虾蟹等水产。

根据2001年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每年消耗的抗生素总量中,有90%被用于食用动物,每年约有12000吨和900吨抗生素分别被用于食用动物的饲料添加剂和治疗用药。据美国忧思科学联合会估计,约有70%的抗生素及相关药物被用作鸡、猪、肉牛的饲料添加剂。目前在我国的养殖业中,抗生素作为饲料添加剂,使用量大,每年有6000吨抗生素用于饲料添加剂,占全球抗生素饲料添加剂使用量的50%2006年的一份调查也指出,我国每年生产的700吨抗生素类药品“喹诺酮”就有一半用于养殖业。

抗生素滥用也普遍存在,从饲料加工到人类动物性食品生产及储运的整个链系,为了追求最大利益,不规范使用抗生素的现象十分常见。比如饲料生产这一环,有的企业为了突出产品功效,谋取更多利润,任意使用国家禁用的抗生素及药物,并在产品标签上加以隐瞒,导致养殖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连续使用到畜禽出栏,造成药物在肉类产品中的残留,直接危害到人类的饮食安全。许多动物养殖场只要发现动物发病,首先使用的是抗生素,一种抗生素不见效,马上换另一种,常常超大剂量使用抗生素。抗生素在动物体内的残留,造成畜产品的残留,抗生素残留危害人类健康就是引起细菌耐药,会陷入“无抗生素可用”的境地,人类将再次面临很多感染性疾病的威胁。

由于抗生素本身所具有无法克服的弊端,很多国家和饲养者都反对抗生素作为生长促进剂。美国近几年来几乎冻结了对所有新型抗生素的审批。1981年世界卫生组织成立抗生素慎用联盟,越来越多的国家采取立法手段禁止滥用抗生素。阿伏霉素和其他的糖肽产品已于1999年起从澳大利亚市场消失。l998年底,欧盟禁止杆菌肽锌、螺旋霉素、维吉尼亚霉素和泰乐菌素在畜禽饲料中作为生长促进剂,瑞典、丹麦现已禁止在饲料中使用抗生素作为生长促进剂,大多数欧盟国家目前都使用无抗生素饲料。我国也应相应采取必要的措施来禁止抗生素的使用或减少用量。

4、添加重金属。

1)高铜添加剂。自1945年英国科学家R.Brude及其同事发现铜对猪的生理作用以来,英国就在猪饲料中添加高剂量铜,随后世界各国均开始在猪饲料中使用铜作为促生长剂,添加量一般是125~250毫克/千克。高铜在畜禽生产上的应用必然会对人类健康及生态环境产生影响。

添加过量的铜元素,伤猪伤人伤环境。有研究表明,正常需求中,在1千克日粮中,猪对铜的正常需求量仅为5~10毫克/千克,而猪对铜的最高承受量为250毫克,超过这个量猪就可能中毒。然而,为了促进猪的生长速度和外观效果,许多养殖户在饲料厂或专家的“教育”下,纷纷使用高铜饲料,其铜含量往往达到125~250毫克/千克,超过正常需求数十倍,严重者甚至超过250毫克/千克,以至于直接把生猪毒倒。

  目前,铜元素主要是以硫酸铜的形式添加在预混料中。过量添加高铜并非最可怕的,目前还存在另一种隐藏极深的行业陋习,即用工业废料制造硫酸铜,这种工业废铜最终将通过食物链进入了人体。

  铜可以从电解铜、铜矿石、工业废品等处来,硫酸铜有三种,工业级、农业级、饲料级,它们的铜来源严格不同。由于涉及食品安全,饲料级硫酸铜只允许从电解铜和铜矿石中采取。

  但是,采用电解铜和铜矿石的成本相对较高,而工业废品则很容易寻找,部分硫酸铜生产厂家利用工业废品的电镀液来获取铜,这种工艺得来的硫酸铜中,含有大量杂质,主要是铬、镍、铅等重金属。这套办法把工业废料变成饲料,与生产添加三聚氰胺如出一辙。没有良知的硫酸铜生产厂家把这类硫酸铜卖给饲料厂,许多饲料厂则将这种不干净的硫酸铜添加进预混料,而养殖户用它们喂猪。凡食用这类硫酸铜的生猪,猪内脏和粪便的重金属必定严重超标,对人体和环境贻害无穷。

  研究表明,饲料中铜含量越高,猪粪中的铜含量会急剧增加,而且90%的铜将随粪便排泄,这种排泄物将严重污染环境,令土壤成为无法耕种的死亡之地。

  而人若长期食用铜含量超标的猪内脏和猪肉,相当于慢性服毒。研究表明,当铜添加量达到250毫克/千克时,猪肝中的铜沉淀达到正常水平的10倍;添加量达到500毫克/千克时,猪肝中的铜沉淀量超过正常水平的50倍,可以直接毒倒人。

  美国不允许在饲料中使用高铜制剂,欧盟将铜限制在160毫克/千克以内,日本对于日粮中使用铜的上限分别为:仔猪(30千克以下)125毫克/千克、生长猪(30~70千克)45毫克/千克、肥育猪(70千克以上)10毫克/千克。我国明文规定仔猪饲料中铜的最大添加量应小于200毫克/千克。

2)有机砷制剂。饲料工业中有机砷制剂(主要有洛克沙砷和阿散酸)被广泛用作动物生长促进剂。但砷的毒害作用和对生态环境的污染却不容忽视。砷与饲料一起进入动物体内,24小时有95%以上将随血液带到全身各主要器官,大部分在24~48小时之内随尿液排出。此外,通过粪便也可排出近10%。猪、鸡、羊、鸭等饲喂砷制剂后,其粪尿会作为有机肥料而施入农田,土壤和农作物中的砷含量会由此升高。而农作物又会作为饲料饲喂动物,动物中砷又会再次流入农田土壤中,如此反复循环累积,生态环境中的砷污染就会越来越严重。

饲料中有机砷化物一度曾作为抗菌药物、杀虫剂、防腐剂大量使用,甚至用于化妆品,近年来因其毒副作用和环境污染问题已被许多国家明确禁止使用。上世纪七十年代,人们认识到对有些动物而言,砷可能是必需微量元素,缺砷可能会引起动物被毛粗糙,生长和繁殖性能受阻,新生仔畜死亡率升高,但其营养作用机理不清楚,故无定论。有机砷被开发成促生长添加剂,在抗菌促生长方面有较好的效果,能使动物皮毛光亮,因而使用较广。但过量地添加砷制剂,可造成砷急性中毒。

在矿物质饲料、鱼粉中、皮革粉中砷超标现象很严重,如添加阿砷酸、洛克沙生等混杂有无机砷、在使用含有高砷的饲料原料时,会引起动物砷中毒。饲料中高砷与高浓度的抗氧化剂同时存在时,五价砷还原成三价砷,毒性增强,引起砷急性中毒。人食入残留砷的动物产品也会发生中毒。国内有报导饲料中过多添加虾壳粉而引起鸡砷中毒,大批死亡。人也有类似砷中毒报导,原因为过量进食海鲜,同时服用了维C。对于动物有机砷中毒,无特效治疗药物。

此外,锌、铁等添加剂同样存在类似问题。由于单独添加高铜或高锌容易造成生猪中毒,不少研究者竟努力找到平衡办法,他们最终发现,只要同时添加超量的铜、锌、铁三种元素,它们自然而然在猪体内互相制衡,不会让猪被毒倒,虽然这种方法让重金属残留更加厉害。其中之一的添加方法是,同时添加250毫克/千克铜、138毫克/千克锌和38毫克/千克铁。

5、饲料原料的污染。

  饲料原料有来自多方面的污染,其中最重要的是环境、有害微生物和有害化学物质的污染。

  现代工农业生产中化学物质的广泛和大量使用,在给社会带来巨大经济效益的同时也污染了环境,并给人类带来了危害。有毒、有害化学物质除经由空气、饮水等进入动物体与人体外,也可经由饲料和食品危害动物及人体健康。从我国来看,环境对饲料的污染主要有两个途径:一是工业生产中排放的各种有毒、有害气体、污水、残渣等。二是农业生产中化肥特别是农药的广泛使用。在目前的植物保护中,农药仍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但由此产生的农药残留及其污染问题是严重的,农药通过对饲料原料的污染进而在饲料和动物体内残留的事件经常发生。

  饲料中的有害微生物主要是霉菌和细菌等。饲料中的霉菌在生长过程中产生的代谢产物叫霉菌毒素,在诸多霉菌毒素中以黄曲霉毒素最为常见,毒性也最强。黄曲霉的生长繁殖需要一定的温度、湿度条件,温度25~30℃、相对湿度80%~90%是黄曲霉最适生长条件。一般南方地区黄曲霉发生率要高于北方。玉米、麦类、稻谷等谷实类饲料原料的水分含量为17%~18%时是黄曲霉生长繁殖的最适条件。如果饲料原料长时间仓储或仓库潮湿、漏雨,库存过多且不注意通风、干燥、打扫卫生,特别是已经粉碎的物料,由于它颗粒小,容易吸收周围的水分,就很可能为黄曲霉的生长繁殖创造一定的温度和湿度。颗粒饲料的生产中,如果颗粒冷却时间不够或风量不足,出机饲料水分、温度过高,也会导致黄曲霉的生长。另外,颗粒料提升料斗或管道中形成的积料极易滋生黄曲霉毒素。饲料运输过程中若管理不当,如饲料受淋、受潮、曝晒、通气不当、堆压时间过长也会为黄曲霉毒素的产生创造有利的条件。

  黄曲霉毒素主要是对动物肝脏的伤害,它可导致肝功能下降,降低产蛋率,并使动物的免疫力降低,易受有害微生物的感染。此外,长期食用含低浓度黄曲霉毒素的饲料也可导致胚胎内中毒,通常年幼的动物对黄曲霉毒素更敏感。畜禽采食了被黄曲霉毒素污染的饲料,尿、奶、机体组织中都会出现毒素及其代谢产物,进而危害人体。黄曲霉毒素是极强的致癌物质,世界卫生组织证明,在非洲和亚洲肝癌的高发与黄曲霉毒素污染食物有关。

  此外,肉骨粉、血粉、鱼粉或动物粪便饲料如果加工处理不当,容易受沙门氏菌的污染。沙门氏菌的致病力很高,危害性大,若人食用了被沙门氏菌污染的畜禽产品,极易中毒发病。

  饲料在加工、生产、运输、储存过程中,很容易受到环境中某些化学物质的污染。如植物饲料在生长过程中,可富集土壤中的重金属元素,并残留一定量的农药;动物性饲料原料在加工过程可能会受到二英等化学物质的污染,这类物质可通过畜禽产品,进入人体,当积蓄到一定浓度时会造成多种人体病变。

  6、使用动物饲料饲喂反刍动物。

  肉骨粉等动物性饲料虽然从开发利用蛋白资源的角度看,具有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但从安全的角度看,对反刍动物生产却存在较大的隐患。研究表明,从英国开始的“疯牛病”就是由于使用了含有肉骨粉的配合饲料而引发的。由于我国是一个蛋白饲料资源短缺的国家,利用动物副产品制成动物性饲料是补充资源不足的有效途径。但为规避风险,农业部于1992年就发文禁止在反刍动物饲料中添加或使用动物源性饲料,并于2001年再次专门发文重申这一规定。然而,目前仍有一些养殖场(户)无视国家禁令,在反刍动物饲料中添加动物性饲料产品,造成一定的安全隐患。

二、提高对饲料安全的全民认识,共筑畜产品安全长城

    大力提高全社会对饲料安全的重要性和食品安全问题给人民造成严重危害的认识。加强宣传教育,特别是要提高广大畜牧兽医工作者、兽药饲料生产者、经营者、养殖者和畜禽屠宰、加工销售者的认识,使他们充分认识到畜产品安全的重要性和滥用兽药及违禁药物的危害性,增强责任感和使命感。只有全民的认识都有提高,才能自觉执行国家的法律法规,依法生产、经营和使用,共筑畜产品安全长城。

  1、健全与饲料安全达标有关的法制法规。

  各级政府部门要高度重视饲料安全问题,建立统一的管理部门,加快和完善饲料安全管理的立法程序,提高立法的层次和加大立法的力度,加强采用国际标准,制定我国药物与饲料添加剂限量标准,加强对残留的监测,对超标者坚决予以销毁,严把检验检疫关,防止高残留的饲料产品进入流通环节。这是最直接有效的措施。加强对兽药的管理,对使用的药品的种类、对象、剂量及条件做出必要的规定,严格控制,防止滥用。对高残留的兽药应限制生产或禁止生产。加强对饲料生产和使用的管理,对饲料中添加剂剂量进行严格监控,严禁添加激素及其它禁用药物,抗菌素药物的添加应严格按照标准执行。

  2、积极开发利用新型抗生素类替代品和新型饲料添加剂。

  畜禽产品中的抗生素残留给人类健康带来诸多问题,解决这些问题,一方面可以通过限制抗生素的使用,将抗生素分为饲用型(非处方用药)和治疗型(处方用药),这虽然具有一定的缓解作用,但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另一方面就是另辟道路寻找可以替代抗生素且无残留不产生抗药性的制剂,目前研究较多的有:益生素、寡聚糖、中草药和糖萜类,这些都可以提高动物的免疫力,减少疾病,并且不产生环境污染和毒副作用,若将它们广泛应用到畜牧生产中,将会克服滥用抗生素所带来的耐药性和药物残留问题,应用前景十分广阔。

  我国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已逐步开发了一些无污染,对人体无害的新型饲料添加剂,包括有机微量元素类、酶制剂类、酸制剂类、益生素类、低寡聚糖类、中草药类、氨基酸类和小肽类及臭味控制剂等。新型的饲料添加剂因其功效独特,无污染、无药残、未见毒副作用等优点,日益被人们所接受,可开发利用的品种不断增加,生产加工技术也得到不断改进,对大力发展绿色畜牧业,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和健康水平,扩大畜牧业产品的出口提供了可能。

  3、饲料中细菌的控制。

  饲料原料生产企业在加工前的原料处理区域,应与加工后的成品、半成品处理清净区域严密隔离。原材料与半成品、成品生产设备、器材专用。原料的处理者与加工处理者作业分开。

  配合饲料生产企业主要应防止原材料或半成品、成品从环境而来的沙门氏菌污染。即原料的保管、加工、制造过程、成品保管、输送等应防止沙门氏菌污染,包括防止蝇、蟑螂等害虫,鼠、犬、猫、鸟类等动物的侵入。限制外来者的出入,并使作业人员的作业区明确分开。定期清扫、消毒环境、设备等。

  发酵饲料企业在发酵面粉、酵母蛋白,发酵菜籽饼、单细胞蛋白等,要通过严格筛选的特殊性菌株,在适宜的工艺条件下,可抑制杂菌的生长,使发酵饲料中有害细菌很少或无。但目前国内一些小型发酵饲料厂,在简陋的条件下,发酵中杂菌高,又无快速干燥工艺,靠天然晾干,极易孳生杂菌或有害细菌。因此发酵中应减少杂菌,快速干燥。

  理化处理:将饲料制成颗粒状,将120~150℃的热蒸汽吹入饲料成分中,并经过成型机制成粒状。在饲料内添加乙酸、醋酸、丙酸等有机酸,并把添加浓度控制在0.6%~6%之间,对饲料中常见的沙门氏菌等有害细菌有杀灭作用;用环氧乙烷气体杀菌,但此种气体进行杀菌需要特殊的设备,而且此种气体的毒性或引火性很强,在处理上必须多加留意。

  4、饲料中有毒有害元素的控制。

  铅:控制原料中铅的含量,特别是高铅地区的饲料或高含铅饲料,是减少配合饲料中铅含量的有效方法。

  砷:严格控制原料特别是可能砷含量较高原料中的砷含量;根据砷与其它元素和基因的作用,减少氧化砷形成的砷,阻碍砷的吸收,增加其排泄过程。

硒:据报道,在饲料中添加抗坏血酸以及高蛋白可促进硒在动物体内的代谢。

 

 

  276400  山东省沂水县职教中心  李长强

 

(李长强,男,1980~,云南农业大学动物饲料与营养专业硕士研究生。现主要从事猪饲料营养研究、校外培训和养猪生产技术指导工作。电话:0539-2230667

上一篇:2009年豆类市场分析及10年预测
下一篇:保证饲料安全要从原料质量控制开始